以足协调整为龙头深化改革

2015-08-17 17:32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在8月17日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强调,以实施《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为龙头,扎实推进《总体方案》贯彻落实,全面深化足球改革。

      刘鹏说,上世纪九十年代,为了尽快改变中国足球的落后状态,也为了适应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国家体委把足球作为体育改革的突破口,进行了以充分发挥协会作用和联赛职业化为主要内容的足球改革。改革之初,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活跃了足球市场,促进了人才流动,提高了足球的社会影响,提升了足球的自我生存和发展能力,也为创新体育项目管理模式进行了有价值的积极探索。

      刘鹏同时指出,但总体而言,没有完全实现预期目的,一些老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也产生了新矛盾、新问题,主要表现为:总体成绩不佳,男足、女足、青少年、运行机制等各方面与世界和亚洲先进水平距离不断拉大;管理秩序混乱,赛风赛纪问题严重,出现了严重腐败和违法犯罪事件;发展基础越发薄弱,足球人口萎缩,后备人才严重匮乏,足球从业人员队伍规模缩小。

      刘鹏认为,分析产生上述问题的原因,有利于为实施《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提供鉴戒:

      第一,体育界、足球界对于足球的规律和价值认识不清,理解不透。对社会化、市场化、职业化程度很高的足球项目发展规律没有很好的把握,忽视项目的综合效应和价值,往往眼光短视地过分把国家队的成绩作为唯一指标。还受“一改了之”思想的影响,使足球在竞技体育发展全局中常常被边缘化。

      第二,对足球职业化改革带来的新情况新问题预判不足、应对失当。体育部门、足球管理机构、地方政府、俱乐部等不同主体之间关系调整、利益协调政策措施严重滞后,导致利益冲突频发。实行俱乐部体制后,足球进入市场,诸多不良风气随之进入,地方体育部门退出了对足球的管理,而各方面齐抓共管的有效社会管理体系没有相应建立,出现管理失控,治理不力。职业足球联赛长期以来管办不分,主办单位“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权力过于集中的体制机制,缺乏制约监管。

      第三,急功近利的思想行为严重,轻视基础建设和长远规划。一方面,忽视足球的社会基础,大众足球特别是青少年足球活动非常薄弱,原有后备人才培养体系不复存在,新的体系一直没有建立起来,后备力量的培养更加弱化。另一方面,不切实际地一味追求国家队成绩,围绕短期成绩频繁改变政策,一直未能形成系统稳定的发展思路、管理模式甚至技术风格。

      第四,行业管理薄弱,教育缺失。足球进入市场后,管理缺位,使足球既丧失了原有体制优势,又没有形成职业体育管理机制。依法治理的制度建设滞后,行业管理制度缺失,同时现有制度执行不力。管理队伍的思想观念、知识结构、管理能力等都难以适应项目发展需求。对足球从业人员缺乏严格管理和教育,为国争光的集体荣誉感和顽强拼搏的精神淡化,职业道德规范建设滞后导致精神状态和思想素质严重下滑。

      刘鹏强调,深入总结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的足球改革是我们重新出发实施《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的理论准备。应该看到,问题产生的根源并不是改革本身,而是理论、方法、步骤、能力、管理等不到位的叠加结果,是现行体制不适应当代足球发展需要致使改革未能持续推进的结果。要清醒认识到,改革中出现的问题,只能通过深化改革来解决,振兴中国足球,也只有通过深化改革才能实现。我们必须把足球改革作为中国体育管理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和试验田,以实施《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为龙头,扎实有效地推进《总体方案》贯彻落实。

      第一,要统一思想,明确目标,加强规划,坚持不懈。一是全面根据发展足球运动的综合价值,切实认识做好足球工作对于提升我国竞技体育的综合实力、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体育需求、建设体育强国具有重要意义,对提升国民素质、丰富大众生活、促进经济社会和谐发展具有积极作用,必须把足球摆到突出位置。二是明确任务和目标,正确认识、深刻把握《总体方案》所明确的“三步走”战略,积极把足球纳入各级政府经济社会发展规划,根据近期、中期、远期目标统筹规划相关工作。三是尊重规律,立足长远,系统规划足球发展,要落实好即将由国家发改委制定的《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各地方要尽快结合自身实际研究制定本地区的足球发展规划。

      第二,要坚定不移地推动发展和管理模式的改革与创新。一是明确并加强各部门各地区对足球改革与发展的责任,处理好政府管理和市场机制的关系,充分发挥政府在宏观管理、基本建设、政策规范、市场秩序等方面的基础保障、引导和监管作用,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足球资源的基础作用,加强对足球协会的指导与支持力度。二是调整改革足球协会的管理体系,落实《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加强党的领导。各地方要参照中国足协调整改革的做法尽快实施本地区足协的调整改革,充分发挥其在本地区足球管理工作中的主导作用。三是正确认识职业足球在足球发展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摒弃对职业足球的偏见,深入研究对职业俱乐部和职业联赛的支持、监管政策措施,切实发挥职业足球在带动普及、吸引青少年、为国家队培养人才方面的支柱作用。

      第三,要高度重视青少年足球活动,改进和加强后备人才培养。一是建立政府主导、部门协同、社会力量参与的普及青少年足球和后备人才培养体系,调动社会各界力量,形成教育部门、体育部门、各级足协、职业俱乐部、社会足球学校等多管齐下的青少年足球活动和人才培养格局,加强联动,形成合力。二是继续利用好竞赛杠杆,充分调动各级体育部门培养青少年足球后备人才的积极性,充分发挥在科学训练、运动队思想政治工作、后勤保障等方面的优势,为多出人才、出好人才担负起自身的责任。三是坚持竞技体育的训练规律和人才教育成长规律,坚持训练与育人相结合,重视运动员文化教育,坚决杜绝单纯以近期成绩为导向、违背规律拔苗助长的做法。

      第四,要夯实足球发展的社会基础。一是全面落实好即将由国家发改革制定的《全国足球场地建设规划》,充分利用国家有关城市社区体育设施建设用地指标及体育设施规划、土地、税费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因地制宜地完善和创新建设模式,努力拓宽资金筹措渠道,大力兴建各类足球场地。二是大力推动业余足球的发展,扶持开展足球活动的民间团体和业余足球俱乐部,合理设计并大力推动城市、社区、企业的业余足球联赛,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足球活动,扩大足球人口,培育浓厚的足球社会氛围。三是在全社会宣传倡导健康向上的足球文化,树立足球良好的社会形象,挖掘利用足球的社会价值和教育功能,让足球活动成为大众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

      第五,要健全体育部门对足球的服务与监管体系。一是加大足球运动发展的经费支持力度,体育部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对各类足球协会予以支持,尽快拟定政府购买服务的清单目录和具体措施。二是对足球行业履行相关监管责任,确保党和国家关于体育工作的路线、方针、政策得到全面贯彻落实,确保行业作风建设常抓不懈。三是加强法规、产业、科研、运动员文化教育、新闻宣传等方面政策和业务指导。

      第六,要完善政策机制,优化发展环境。一是发挥政府职能,加强综合治理,充分依托好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各地方要积极争取建立相应制度,加大政府各部门齐抓共管的力度。二是完善相关政策,积极争取政府在投融资、税收减免以及赞助等方面制定优惠政策,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足球领域,充分利用好赛事电视转播权、体育彩票、足球发展基金会相关收益用于足球场地建设和青少年足球活动开展。三是优化足球发展的舆论环境,加强和改进足球新闻宣传工作,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引导全社会客观看待、充分理解和支持足球发展,避免恶意炒作,改善舆论氛围,创造有利于足球发展的积极健康的社会环境。

今日优选